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追查泉州坍塌酒店:违法建设、违规改建之祸
泉州欣佳酒店坍塌事故现场救出61人,20人已丧生,另有10人生死不明,“血的教训”如何酿成?谁又该为此负责?
文 |《财经》记者俞琴 黄姝静
截至3月10日早9点,泉州鲤城区欣佳酒店坍塌事故现场已救出61人,其中20人死亡,41人受伤,目前仍有10人被困。
3月7日19时许,欣佳酒店发生楼体坍塌事故,共有71人被困(不含自救逃生的9人)。事故发生后,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第一时间派出由副主任付建华带队的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协助地方开展救援处置工作。
欣佳酒店坍塌事故发生已接近72小时。随着这一“黄金救援期”行将结束,被困人员的存活希望逐渐变得渺茫。3月10日,泉州市鲤城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上午8点29分、8点38分分别从废墟中搜救出一名男孩和一名女孩,“救出时均无生命体征。”
欣佳酒店为泉州市鲤城区选定的新冠肺炎疫情隔离点。被困人员中,半数以上来自于新冠肺炎疫情主要爆发地湖北。
在疫情防控期间,各地酒店纷纷关门,开业不久却多次被行政处罚的欣佳酒店何以能成为疫情防控的集中隔离点?欣佳酒店所在大楼早在2013年就开始建设,其中多次违规改建,甚至在事发前三年就已现坍塌前兆,但这么多年为何一直没有被查处?
3月10日上午,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尚勇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在初步了解,这是一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酒店违法建设,多次违规改建,暴露出地方有关方面安全生产监管责任不落实,长期造成安全风险隐患的漏洞和盲区,血的教训令人震惊。
专业人士还原酒店倒塌过程
欣佳酒店所在大楼是在重新改装作业时发生的坍塌。
泉州市鲤城区住建局局长张翼表示,3月7日晚上7时,房主接到现场施工人员电话称,在进行作业的一楼房屋一根柱子发生变形。三四分钟后,楼体整体坍塌。“该楼房坍塌是因为装修还是原来结构问题,还需进一步甄别。”
事实上,早在事发当晚,就有参与现场救援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大楼之所以倒塌,很可能是大楼的框架结构受到了破坏,这点在后期作业中找到印证。这名人士发现有遇难者被大梁压住,“出现的遗体被大梁压住,那证明大梁有断裂或者严重挤压,要不这样的钢质框架结构被大梁压倒比较少见。”
该人士还在现场注意到,顶楼天花板是混凝土结构,至少厚15厘米左右。他表示,对于这栋建筑来说,如果每一层楼的天花板都这么厚,底下是受不了这么重的压力的。
从事发现场照片来看,建筑废墟呈“人字形”,建筑背面墙体、建筑天花板分别构成了撇、捺。
“之所以形成人字形,一定是结构前面部分先塌掉了。”3月9日,一名曾在事故现场观察、从事建筑结构评估的专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还原了楼房倒塌的过程。据他推断,由于靠近道路酒店前厅位置的支撑结构失去支撑,由厚重的混凝土浇筑的天花板发生倒塌,瞬间往前倾斜,由于房子是一个钢结构框架,因此,在天花板往前倾斜的瞬间,连带着背面的墙体也往前倾斜。
这个过程中,天花板砸到了距离建筑至少4米外的汽车——其车头被砸至严重凹陷。不过,后来装修浇筑的天花板,与建筑的原始墙体重量悬殊,前者笨重,后者轻巧,因此,被天花板“拉过来的钢架结构扛不住那么重的负担”,导致天花板又反弹回去,最终形成了事故现场的“人字形”。
连日来,《财经》记者多次拨打泉州市住建局、泉州市鲤城区住建局、泉州市应急管理局公开电话,询问事发建筑是否属于违建及事故调查进展,但多次被告知:单位业务人员已全体出动,不是在现场参与救援,就是在配合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留守在办公室接听电话的,基本上是不了解业务情况的“值班人员”。
3月9日,国务院通报称,福建省工程质量监管平台管理混乱。“监测数据可以人为操纵修改,没有按照监管平台软硬件安装要求,采自企业投料控制系统的传感器,从而影响了监测数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3月10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尚勇表示,欣佳酒店坍塌事故是一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该酒店违法建设,多次违规改建。“待救援基本结束后,将全面开展事故的调查,迅速查明原因,严格依法依规追究事故责任人相关责任。”
谁该为塌楼负责?
“这栋建筑其实属于小学就没毕业,你就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书。”上述从事建筑结构评估的专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一块集体土地,是如何被拿来建起7层高楼的,此后又是如何一路通过消防验收、改装成酒店,最后拿到特行业经营许可,成为一家合法经营酒店的?在他看来,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算是“过五关斩六将”。
这名人士举例称,从事故现场来看,酒店楼板为混凝土,厚度至少达到15公分,和钢架结构的墙体形成鲜明对比,显得笨重不堪,如此负重是这栋建筑所难以承受的。那么,酒店建造过程中,施工监理单位为何没发现如此显而易见的问题?
事故发生后,不少法律人士都在关注哪些单位或个人应对此负责。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主任王才亮对《财经》记者分析:首先,如果欣佳酒店所在大楼的土地没有合法取得土地使用权,在现有法律体系下它是无法进行楼房规划和建设的;其次,若欣佳酒店所在土地的性质是集体土地,合法规划和建设的前提是拿到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接下来,它需要得到规划局的规划许可,再接着是住建部门的施工许可,这之后方可开始施工。竣工时还要进行验收,其后才能正式投入使用。”
有不愿具名的专业人士认为,整个链条环环相扣。如果有关该房子的所有建造、施工、审查环节都是依法依规的,最终可能就不会坍塌了。
针对坍塌大楼,王才亮还提出了诸多疑问,包括“从建筑物到成为酒店以及出租商用,依法需要取得一系列的手续比如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消防安全、卫生许可证、营业执照等等。这些手续的办理当中都需要提供房屋属于合法安全建筑物的证明。欣佳酒店的老板有没有办这些手续?如果办了是否合法?”
北京厚大合川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裘卫国、北京企业法治与发展研究会秘书长朱崇坤撰文分析了各方可能的法律责任。
如果此次事故由工程质量原因造成,那么将涉及建设单位、勘察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建设工程建设过程中,任何一家或多家单位不按照国家规定工程量标准进行建设,均有可能造成工程倒塌事故。”应根据责任大小,对相关单位追究法律责任。
如果事故由房主违规装修造成,那么房主将受到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
有着房主、酒店老板双重身份的杨金锵,或将涉及更多法律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的三十七条规定,宾馆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裘卫国、朱崇坤指出,即使此次事故是他人的行为造成,欣佳酒店经营者作为宾馆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也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359-515666
公司名称皇家酒店用品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山西 运城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皇家酒店用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皇家酒店用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359-515666  公司地址山西 运城